博文

6月17日讯 曼联名宿费迪南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赞扬了皇马送别拉莫斯等传奇球星的方式。

皇马为今夏离队的拉莫斯举办了一场告别会,这位西班牙中卫发表了感人至深的告别致辞,并泪洒现场。

对此费迪南德写道:“皇马展示巨星签约和送别离队传奇的方式,进一步提升了他们作为球员梦想俱乐部之一的地位,在这两个方面他们堪称典范。”

但一些球迷并不同意费迪南德的看法,有的球迷留言称费迪南德显然没有深入了解拉莫斯为何离开皇马,也有球迷称劳尔、C罗、卡西和耶罗等皇马功勋会有不同的意见。

阅读(2) ┆ 评论(0) ┆ 引用(0) ┆

转会,无疑是一门大学问。不仅关系着球队的成败,同样决定着球员的命运。

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吃过转会的苦头,哪怕就是那些名震天下的巨星,诸如舍普琴科、卡卡、贝隆、欧文,照样被转会耽误过。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莫过于昔日的英格兰金童欧文了:

少年时代的选择值得商榷

迈克尔·欧文,1979年12月14日出生于大不列颠的切斯特。

早在他的少年时代,便已经展现出了令人咋舌的足球天赋,精彩入球层出不穷,各种记录信手拈来,与他对抗的同龄球员们,恐怕就只剩下了怀疑人生的份儿。

如此卓越的天赋,自然会引来大球会的关注。在欧文13岁那年,慧眼识珠的弗格森便已经看上了欧文,并且对曼联招揽欧文的前景很是乐观。

然而,欧文并没有理会曼联的招募,而是选择了利物浦,这让弗格森懊恼至极。哪怕在时隔多年之后,老爵爷依旧耿耿于怀。

平心而论,欧文少年时代的选择,其实是值得商榷的。

这里并不是说利物浦不够好,更不是说欧文不适合利物浦。纯粹就是那些年的利物浦教头们,很难与弗格森比肩罢了,这显然会影响到欧文的成长。

在谈及此事时,弗格森曾经明确表示过,利物浦当年培养欧文的方式值得商榷。在老爵爷看来,少年时代的欧文被利物浦过度使用了,不仅缺乏足够的休整时间,同样也错过了提升个人技术的大好时机。

考虑到法蒂、穆科科们的遭遇,弗格森的说法,显然有一定的道理,不仅得到了不少媒体与球迷的支持,就连欧文这位当事人,同样认同老爵爷的判断。

按照欧文自己的说法,在他为利物浦踢完了一个赛季的比赛之后,其他球队的年轻球员都已经去度假了,可他还要前往英格兰国家队效力,长年累月地与那些比他岁数大上不少的球员竞争。

更加让人浮想联翩的是,弗格森是出了名的善于培养新人,比如大名鼎鼎的C罗,在他成功的背后,便有弗格森的一份功劳。以欧文的天赋,如果早早就跟着弗格森,或许能得到更合理的培养也未可知。

与劳尔不睦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欧文在利物浦的发展就不够好。恰恰相反,欧文在利物浦出尽了风头,不仅斩获了英超金靴,还成为了金球奖得主,一举奠定了自己的巨星地位。

按理说,以利物浦的江湖地位,以安菲尔德上下对欧文的爱戴。这位英格兰巨星长留利物浦,以不变应万变,自然是最稳妥的选择。

可不知道究竟出于何种考量,欧文居然在2004年的夏天离开了安菲尔德。至于他的下家,则是皇家马德里,这显然是一个错误至极的决定。

这其中的逻辑很是简单,当时的皇马,已经在锋线上拥有了罗纳尔多与劳尔的超级组合,就连为皇马立下汗马功劳的西班牙国脚莫伦特斯,也只能给这两位如日中天的巨星让路。

这就意味着,若是欧文加盟皇马,就不得不面对与大罗的竞争。相信只要稍微有点足球常识的朋友,应该都很清楚,与大罗竞争的难度究竟有多么夸张。

除此之外,劳尔同样是欧文很难回避的话题。按照《世界体育报》的说法,大多数皇马球员都反对这桩转会,身为皇马旗帜的劳尔,更是态度坚决地反对欧文加盟。

在这种背景之下登陆伯纳乌,欧文的前景显然不容乐观。事实上,在绝大多数时候,欧文就只能坐在替补席上等待机会。于是,关于这位英格兰巨星离开皇马的传闻不胫而走。

就在欧文处境微妙之际,劳尔公然指名道姓道:“如果有人在这里过得不愉快,我觉得离开才是他们最佳的选择,我指的是任何人,包括欧文。”

当事情发展至此,欧文若是不想在皇马把板凳坐穿,就只能改换门庭了。在离开伯纳乌之后,欧文意味深长地说道:“皇马唯有罗纳尔多算是合格前锋。”

虽然没有对劳尔指名道姓,可按照不少媒体与球迷们的理解,这就是欧文对劳尔的公然蔑视。

由此不难判断,欧文与劳尔之间的关系,显然是不睦的。

跟希勒反目

至于欧文这一次选择的下家,则是纽卡斯尔,拥有希勒的纽卡斯尔。不得不说,这又是一次值得商榷的转会选择。

一方面,这一时期的纽卡斯尔,压根就不具备争冠的能力以及潜力。对于欧文这种当打之年的巨星而言,纽卡显然不能算是什么明主。

另一方面,纽卡斯尔已经拥有了希勒这位大佬。这就注定了,欧文加盟纽卡斯尔,就只能生活在希勒的阴影之下,很难成为这支球队当之无愧的老大。

试问,一位当打之年的足坛巨星,选择一支既出不了成绩,又当不上老大的球队,这对于他职业生涯的发展,究竟有什么帮助?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偏偏欧文还跟希勒反目成仇了。在希勒出任临时教练救火之际,纽卡斯尔面临着艰难的保级任务,欧文却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幸受伤。这位合同即将到期的英格兰巨星,不愿意冒着伤势加重的危险登场比赛,这直接导致了他与希勒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

不过,欧文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察觉到希勒的怨气。直到数月之后,这位英格兰巨星才知晓希勒对他的行为很是不满。

对此,欧文以讽刺口吻评价道:“与其找自己的过错,不如把黑锅扔给欧文。”

这两位当事人都是强硬的性子,都不愿意先行退让,这就注定了,这对昔日黄金搭档的反目成仇。

先后得罪利物浦曼联

与纽卡斯尔的合同到期之后,欧文又双叒叕做出了一次值得商榷的选择。身为昔日利物浦宠儿的他,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成为了曼联的一员。

诚然,欧文加盟曼联,颇有几分无奈的意味在其中。当时的他,其实已经没有多少球队愿意接纳了。

可无论如何,欧文转会曼联的决定,都会得罪利物浦上下。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这显然会影响到世人对欧文的评价。

可在离开曼联之后,欧文的立场又重新倾向于利物浦了。比如在万众瞩目的双红会上,欧文便给利物浦出谋划策,公然建议老东家的球员去踢拉什福德的伤腿。

什么叫做馊主意?这就是了。欧文这番发言,除了能得罪曼联上下,让他深陷舆论的风口浪尖处之外,几乎得不到任何的好处。

就这样,欧文先后得罪利物浦曼联,也是没谁了。

总的说来,欧文确实被转会给耽误了,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对他造成更大阻碍的,恐怕还是他的性格。

阅读(3) ┆ 评论(0) ┆ 引用(0) ┆
分类: 雷速体育

直播吧6月17日讯 欧洲杯首战德国,法国中场博格巴有着出色的发挥,这名效力于曼联的中场如今变得更加成熟。作为前法国国脚,马图伊迪称赞了博格巴的表现。

马图伊迪说道:“我记得2018年世界杯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和博格巴在房间里聊天。我对他说道:‘现在轮到你接管球队了,你是球队真正的老大。’他回应道:‘是的,但这不一定是我的本性。’我则说道:‘我知道。但埃弗拉离开了,对于我来说,你必须替代他角色。’最后,他说道:‘我保证会尝试。’”

“战胜德国之后,我为博格巴展示出的水准感到高兴,他成为了真正的老大。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得更加成熟。”

阅读(0) ┆ 评论(0) ┆ 引用(0) ┆

直播吧6月17日讯 《每日电讯报》报道,莱斯特城正加紧追逐萨尔茨堡红牛前锋达卡,并有意在今夏报价3000万英镑求购这位高效射手。

22岁的达卡之前与阿森纳、利物浦等英超球会联系在一起,莱斯特城方面也已盯上这位赞比亚前锋,主帅罗杰斯希望引进他来进一步补强攻击线,并在新赛季冲击前四。为了避免其他竞争对手抢人,针对达卡的报价预计会在转会窗开启后即开始。

达卡过去两个赛季在萨尔茨堡红牛斩获61个进球,球探普遍认为他可以轻松适应英格兰足球。莱斯特城方面则将达卡视为与瓦尔迪类似的前锋。

与此同时,莱斯特城还在推动引进里尔中场苏马雷的进程。

(林苑)

阅读(1) ┆ 评论(0) ┆ 引用(0) ┆

人类社会最古老的两个职业:杀手和妓女。

作为妓女,她们出卖自己的身体、尊严、人生,但在奥地利导演米歇尔·格拉沃格执导的纪录片,他将这部纪录片定名为……

《妓女的荣耀Whore's Glory》

这部纪录片用白描的方式记录着这些女性的生活,它没有批评,也没有审判,只是节奏缓慢地拍摄着她们的生活……或者平静,或者挣扎。

这些社会底层的姑娘们的日常生活,仅仅只是被记录下来,就让观看者或多或少感觉到了不适。

但正是这样一部纪录片,成为了格拉沃格“全球化纪录片三部曲”的高潮。

它入围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斩获评审团大奖,在外网获得8.9的高分。

这部纪录片的镜头,走过了很有代表性的三个地方——泰国的曼谷,孟加拉的福利德布尔,墨西哥的雷诺萨。

这些地方的女孩从出身到习惯到性格都截然不同,却在生活的压力下,进入了同一条道路。

这部纪录片的镜头,从相比之下看上去最“安逸”的红灯区,泰国曼谷金鱼缸开始说起……

泰国,旅游行业与行业同样发达,全世界对于亚洲姑娘们感兴趣的嫖客都汇集在这里。

她们站在冷色霓虹灯下,用激光笔吸引着路人的注意力。

当那些被激光笔扫射到的游客抬起头时,就会看到玻璃房后的女孩们——等待被挑选的妓女。

在泰国,人们大多信仰佛教,就连这些出卖肉体的妓女也不例外。

她们打个摩的上班,路过佛像也会虔诚地祈祷,祈求佛祖保佑。

“请多给我一些客人。”

她们和世界上任何一个社畜一样,签到打卡,进入化妆室,认真开始做造型,把自己打扮得更加漂亮——为了更好的绩效。

因为她们会被当作物品一样挑选,在玻璃房后排排坐下。

座位的不同,意味着价格的不同。

她们的“经理”带着客人走过去,介绍着她们的价格:通通两小时,红色号码的标价是1800泰铢,蓝色则为2200泰铢。

分别相当于370元,和450元。

就像是动物园一样,一堵干净的玻璃墙,分割成为了内外两个世界。

在内,她们相互闲聊着那些家长里短的话题,吐槽收入或家庭,谈论工作或者八卦,甚至讨论人生与未来。


“吃了什么?”

“我昨天忘记打卡了。”

“这周绩效如何?”

她们会为了提升服务质量,去上课学习按摩。

会吐槽自己的奇葩甲方提出的古怪要求。

也会因为年龄渐长、逐渐有新人加入而感到职业规划的危机感。

她们似乎没有什么不情愿,也没有“流落风尘”的苦闷或者搔首弄姿。

就像是任何一份普通的、维持生计的工作。

每个姑娘都会被编号——叫到号的人,会得到同伴的两三声恭喜,还有人会握住第一次出台的小姐妹,为她加油打气。

而玻璃窗外,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嫖客。

他们坐在这里,像观赏动物园动物一样评价着这些姑娘。而对于为什么来嫖,他们各有各的理由。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买个爽快,和老婆已经很久没有爽过了。老婆是同甘共苦的生活伴侣,始终是第一位的。”

“我们的老婆都满足不了我们,对于我而言,我的老婆只是一堆行尸走肉,完全没有表现力。来消遣一下,也是换个口味。”

但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们心满意足地付钱,她们如同一件活着的商品被人购买。

而纪录片的镜头,在这里移到了路边交媾的野狗上……

在这一刻,人和野狗,并没有更多的区别。

与泰国相比,孟加拉的“妓女村”,就截然不同。

这个地方名为“欢乐之城”,是一个有600-800名妇女工作的村落,与它的名字不一样,这是一个充满了苦痛的地方。

黑暗、肮脏、拥挤、狭窄的小巷,是她们的工作地点,也是她们居住的地方。

一个笑出来的雏妓,遭到了同伴的呵斥。

"不要笑,这会招来厄运。"

而那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岁的小姑娘则问道:“难道我一辈子都要哭吗?”

面对镜头,她们说:“哭与笑是每个人生活中必备的两样东西,但背后隐藏什么,每个人有不同理解。伤痛需要笑容来忘记,但尽管如此,这背后仍然是伤痛。”

在这里,一名妓女要价仅仅只有200塔卡一次,15块钱人民币。

而一番讨价还价,甚至能够压低到100塔卡成交。

即使只有这个价格,也会因为竞争激烈,而有无数女孩蜂拥而至,自己主动迎上去报价。

一天,她们要接十来个,甚至更多的客人。

这些客人,大多也是社会底层。

辛勤劳累了一天,工作完来妓女村发泄,是他们唯一的娱乐。

也有的人呢,甚至要中午去一次、晚上去一次。

一名理发师说道:“如果没有妓女村,全村的男人们就会去操母猪和山羊。”

在妓女村,地位最高的女人,就是“妈妈桑”。

她掌管着避孕套,妓女们每拉到一个客人,就来这里领取一个避孕套,当然也抽一分成。

她由此,能够还上房贷和车贷。

一名人贩子,恰好把一名流浪少女拐带过来,以8000塔卡,也就是600元的价格,卖给了妈妈桑。

从现在起,她就会被妈妈桑收养。

给她化妆打扮,给她买衣服,教会她们行业规则。

“你的嘴是用来读经的,而不是用来服侍男人的。如果他们提出过分的要求,你就告诉他:“我卖的是我的身体,而不是我的灵魂。”

“你可以礼貌地告诉那些嫖客:‘你只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占有了你的肉体,仅此而已。’过了这个时间,他就无权占有你,你不是他的奴隶。”

对于妓女村的每一个女性而言,她们都是一样的。

从孩童时期被卖到了这里,一直过完一生,都是妓女。

如果年轻的时候不多接客人,等到人老珠黄,就会因为姿色衰退、无法给上房租而被肆意辱骂。

她们对生活的追求,就是希望有更多的客人,

有足够的钱让她们解决度过生活的难关。

纪录片的镜头给到了路边的一个小女孩。

她不是妓女,暂且还不是。

但从这个村子里出生的小姑娘,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命运。

一个小姑娘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如此艰难。”

“谁能告诉我,除此以外,我们的出路在哪里?”

“为什么我们要如此痛苦地活着?”

而墨西哥的女性,则要彪悍许多。

在这个被和黑帮控制的国家,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死亡的阴影笼罩,她们拒绝苦衷。

在破破烂烂的房子下面,站街的妓女穿着性感的短裙,站在她们自己写着编号的房门前,招揽着来来往往的客人。

200比索,也就是100元,就可以做全套服务。

条件好一点的妓女,能够要价到500比索,也就是240元。

男人一边咒骂她们是婊子、荡妇、贱人,一边摇下车窗,踩下刹车,和她们商讨着价格。

她们也已经丢弃了自己的羞耻心,甚至说服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

“我不是性冷淡的人,我喜欢男性的家伙,这东西很棒。”

“我服务他们,自己也能享受到,还能拿到钱。我喜欢这样。”

在她接受采访时,走过去了一个男人,她还转过头笑道:“甜心,快过来,来这里。”

一个已经退休的妓女说,来这里的人,很少有人在乎妓女的感受,大多都很粗暴。

而她也会直截了当地露出胸,勾引那些嫖客速战速决:“来摸一摸它们吧。”

在巅峰时期,她每天都会接待40个客人。

她们不会以此为耻,客人也不会,这已经成为了这里的规则。

有客人会带着自己15岁的儿子来破处,妓女温柔对待他,他的父亲特别感谢她。

后来那个男孩还经常会带着朋友过来,感谢那个的小姐:“她破了我的处,让我成为真正的男人。”

她们面对镜头毫不在意地裸露自己的乳房、躯体,甚至私密部位。似乎百无禁忌。

在这个纪录片中,墨西哥的这个姑娘,直接让镜头记录了她接客的全过程。

在道别的时候,这个男人问她。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们是不会告诉别人名字的。”

“只告诉我。”

“只告诉你不行,好了宝贝,保重。”

她们唯一的准则,就是不要爱上客人。

曾经有一个客人对姑娘说:“我爱上了你,我愿意为了你做一切一个男人可以做的事情。”

那个客人为她做了减肥手术,但她最后还是拒绝了他。

“对不起,我无法接受,我无法撒谎。”

“我不能做一个虚伪的人,我不想欺骗任何人,我不能假装爱你。”

在采访那个每天接客40人的退休妓女时,她静静地说了一段独白。

晚上我们相互告别,谁知道,这一别会是多久,兴许一别就是一辈子。

我们要记得,曾经我们是彼此的谁。

我们要记得,我们曾经相爱。

我们知道,我们只是模糊的熟人。

如果我们再次见到彼此,在夜晚昏黄的街灯下,你会加快你的脚步,我会转向街的另一边,然后装作我并没有看到你。

纪录片选择了佛教、伊斯兰、基督教的三个国家的底层姑娘。

她们出卖肉体,甚至信奉撒旦,她们可能为此麻木、痛苦,又或者享受。

但没有人可以对这些为了活下去,仅有一个选择的姑娘们做出批判。

此谓……《妓女的荣耀》。

source:

https://www.mudvod.tv/detail.html?showIdCode=73sIiw2c0DhNG7oImVhYVOlC6uNWrVvR

阅读(1) ┆ 评论(0) ┆ 引用(0) ┆

随着日本东京奥运会举办日期的临近,这场在奥运会举办历史上,出现罕见波动的奥运会看起来终于要尘埃落定。从目前的局势上来看,尽管国际疫情局势并不明朗,日本国内的疫情也频频反复,但目前西方主流媒体对东京奥运会仍是一片赞扬,而日本政府也下定决心,打算不惜一切代价举办东京奥运会。

这种罔顾疫情局势,只追求自身利益的行为,实在是令人担忧,而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些国家置东京奥运会的安全隐患于不顾,反而开始攻击中国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捷克攻击北京冬奥会

近日,据欧洲媒体报道,捷克议会目前已经通过相关决议,以所谓“人权问题”为由,要求捷克政府不向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派遣代表团,消息一经传出,就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

一方面,在日本东京奥运会坚决举办,并且目前仍然没有大规模出台有效保证运动员安全措施之际,捷克居然已经开始就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进行相关准备,时间观念实在是有些过于超前。

另外一方面,在上世纪80年代举办的莫斯科奥运会,由于当时苏联入侵阿富汗,引起了西方国家的不参与,并最终导致参赛国家数量稀少,被认为是美苏对峙,引起世界分裂的巅峰。此次捷克就莫须有问题攻击中国,并蔓延到北京冬奥会的措施,重新唤起了国际舆论对冷战的回忆。

中国作出回应

事实上,自拜登上台,美国重新确立全面针对中国的对外策略以来,美国唆使其他国家针对中国就是不可避免的,而作为中国对外展示形象的窗口,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被不怀好意的国家盯上,也并非难以预料。想要避免局势彻底无法收拾,出现当年莫斯科奥运会的窘态,中国就需要果断对捷克进行反击,向世界证实自己的实力,而事实上,中国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是中国对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作出的又一重要贡献,参加北京冬奥会也是各国冬奥运动爱好者的热切期盼。中方一定能够如期完成各项筹备任务,做好全面准备,把北京冬奥会办成一届简约、安全、精彩的奥运盛会。

事实上,对于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且与世界经济贸易格局不可分割的中国而言,目前所面临的局势虽然险恶,但并非沦落到不可解决的地步,这是中国强大实力所带来的真正底气。

阅读(2) ┆ 评论(0) ┆ 引用(0) ┆

军火生意向来是大买卖,走私军火更盛。这不只是地下军火们的生意,在看似“平和”的亚洲,除了有“金三角”这样的“之都”,照样也有“黑之都”,在中国甚至曾经还有三个“黑基地”。

在上世纪90年代,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以及法律的不健全,国内的黑数量还真不少,除了一部分由境外走私偷运进来的,相当一部分其实是“国产货”,而这些黑基本都来自国内三大“黑”基地。

仿制前苏联TT1930/1933式手的国产54式手,同样也是黑首选仿制对象

三大黑基地之一:青海化隆

化隆回族自治县位于青海省东部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过渡地带,海东市南部,是一个以回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县,直到2020年4月,化隆县才退出贫困县序列。

化隆有两大特产:拉面和支。拉面是兰州拉面,据说中国有几万家兰州牛肉面馆,大部分都不是兰州人开的,而是青海化隆人。

兰州拉面

而支就是“化隆造”,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个县就曾以非法制贩支而“闻名全国”,当地不法分子私造的支被称为“化隆造“,其质量颇高,是非法支中的一大“名牌”,而化隆当年也被冠以“中国黑之都”的名号。化隆造的黑之所以质量高是有原因的,民国期间化隆地区本是大军阀“青海王”马步芳的地盘,最先制造民间黑的技术据说就是马步芳部队中的军械师流传下来的。

“化隆造”,其中不乏制式支

化隆最早发现黑却是从上世纪90年代说起,而在此前的几十年中,尽管当地牧民也有防身的需求,但也没有发展到大量制造支的地步。然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当地的机械厂倒闭,工厂内的工件物料和设备设施就被闲置下来了,而这些物料和设备在当地人手中有了新的用途。当地人懂得制工艺,利用工厂里闲置的物料和设备,在自家地窖里就造出了“黑”。
由于缺少大型工业企业支持,在后期零件紧缺的时候,支所需要的零部件大多来源于外地,经过装配后通过特殊渠道流入黑市。所以说化隆与其说是一个制基地,不如说是一个支组装和集散基地。

警方收缴支

这些成本仅几百元的支,经过几道手,贩到外地售价高达数万元,堪称暴力。但随着国家对私造支的严厉打击,“化隆造“黑已经成为历史。

犯罪分子受到了法律的惩处

三大黑基地之二:贵州松桃

松桃苗族自治县位于武陵山脉主峰梵净山东麓,地处黔、湘、渝两省一市结合部,也因此成了“三不管”地带,经济发展极为缓慢。直到2020年才退出贫困县序列,实现脱贫“摘帽”。

松桃苗族自治县

贵州松桃早已与黑结缘,在1992年就已经完成了黑“标签化”,仅在1992年至1996年6年间,政府就收缴各种非法支8772支。

收缴支堆积如山

和化隆不同的是,该地不仅会造支,还会制造杀伤力更大的炮。当地曾有一次巨大规模的械斗,几万人不仅装备了大量支和手雷,还有土炮近10门。各级政府调集了1000名武警战士,整顿了一个多月时间,这次小规模战争才算结束。

2008年警方根据一封举报信开展了“剿战役”,现在黑市中流通的松桃大大减少了。

三大黑基地之三:广西合浦

2003年,因为一场纠纷,两家当地人掏开火,因为这场械斗,北海的黑生意才就此浮出水面。

2004年,北海边防警方从公馆镇杨屋墩村一地下支加工厂搜出一批黑

北海的黑大多来源于同一个村——合浦县公馆镇的杨屋墩村,这个村到处都是低矮、破旧的房屋,整个村庄里几乎没有一条像样的道路。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只有300多户人家的小村庄里,生产出了非常精良的黑。这些虽然在尺寸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但它们所使用的弹药大多都是标准的猎子弹,这些黑的杀伤力相当惊人,甚至高过警用械。

警方收缴的猎

合浦是从造前装火药开始的,由于这里有过制造烟花爆竹的历史,所以制造支对于当地人来说并不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除此以外,相比于化隆和松桃,合浦在地理位置上更有优势。合浦靠近珠江三角洲工业基地,可以更加便捷地获取工业设备和原料,甚至可以把部分零部件转包出去加工。

近些年,在警方的打击下,这些黑基地陆续被捣毁,而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些地区也陆续在国家的扶持下实现了实现脱贫“摘帽”,自然也就没有人再铤而走险去生产黑了。

阅读(5) ┆ 评论(0) ┆ 引用(0) ┆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留下的文物古迹自然不少,其中也不乏中外文化融合的结晶,但如今所存原版已是凤毛麟角。很多消失在遥远年代的古迹只存文献影像中。

今天咱们把那些毁于近几十年而留下影像资料的部分著名建筑做一番展示,以此纪念那些曾经的文化建树。

北京庆寿寺双塔,生于1257-1258年间,卒于1955年,800多年历史,修西长安街时消失。

北京天桥礼拜寺,卒于约1960年-1970年。

北京城墙(西直门段)

北京地安门 毁于1954年底,北京皇城四门之一。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仪门,毁于1985年

原为清大学士赛尚阿的宅第,同治元年(1862)在衙门院内东侧设立京师同文馆,称“东所”,培养外语人才,是中国第一个外语学校。

北京宣武区包头章胡同著名的“转弯抹角”,毁于2007年宣武区大吉片拆迁改造。

天津南运河边的敕建大王庙,建于1746-1751年间,毁于1960年,镇水之用,大王庙的主神是金龙四大王。

长安右门,毁于1952年。

昔日长安左门称作“龙门”,长安右门称“虎门”,每年阴历八月中旬,刑部在西千步廊举行“秋审”。死罪犯人从南门洞入听审,然后与该年的冬至日砍头,也是过此门入广场。

安庆清真寺,最后一次重建于1896年,毁于1970年。

镇远邹泗钟祠牌楼,建于1813年,毁于1960年-1970年

牌楼为六柱五间三层重檐庑殿塔式牌楼,门楣上方竖刻“敕建邹太常公祠”楷体石额,曾是镇远最雄伟的牌楼。

开封二曾祠,生于1893年,毁于1960年-1970年

河东河道总督许振玮为纪念其乡试恩师曾国藩而建。因祠内祀曾国藩和曾国荃,故名二曾祠。二曾祠规模宏大,分东西两大院落。中间双脊建筑为瓣香楼。

沧州水月寺,毁于1960年-1970年。

历史上,沧州市水月寺闻名遐迩,享誉海内外,是京、津、冀、鲁的文化活动中心,曾有“天下第一关,地上无二寺”之美誉。目前延参法师正重建此寺。

沧州闻远楼,毁于1957年

俗称鼓楼,实际是钟楼,楼上悬挂一铁钟,以前于正午和早晚各敲击一次。清代光绪年间重修,楼高7丈,上有巨钟,晨昏叩之,声闻数里。

成都锦官驿,毁于2003年。

从汉代起四川就因蜀锦闻名天下,官员把织锦工人集中起来,由锦官进行管理,因此成都别称“锦官城”,锦官驿顾名思义是供锦官们居住的客栈,一些商人赚钱后在锦官驿周围便建起了一排排具有川西特色的独门独院老宅,形成了后来的锦官驿古建筑群。

杭州鼓楼,最后一次消失于1960年-1970年,现鼓楼为当代重建。

杭州火车站,第二代,建于1941年,毁于1997年。

第一代车站建于1910年,抗战被炸毁,图为日据期间由日伪政府重建。

灵宝县城墙和城楼,毁于1956年,国家决定修建三门峡大坝,灵宝古城为淹没区。1959年秋,县城迁往南面四十多里地的虢略镇,原县城沉于湖底。

赣州八境台,毁于1960年-1970年。现存的八境台为1984年重建。

长春基督教会礼拜堂,又称西五马路教堂,建于1902年,毁于1996年。

兰州雷坛河握桥,建于明永乐间,毁于1952年

为兰州八景之一“虹桥春涨”,因城市建设拆除,当时许多地方绅士出面阻拦未果。握桥建造方法特殊,在两岸堤坝插木,挑梁凌空对握,河中无柱,不惧水冲之患,称得上是建桥史上一次技术革命。

昆明金马坊,毁于1960年-1970年,现在金马碧鸡坊是1998年在原址按原风格重建的。

昆明碧鸡坊,毁于1960年-1970年,现在金马碧鸡坊是1998年在原址按原风格重建的。

邯郸彭城东阁,亦称玉皇阁,毁于1958年

阁上左右分别为钟楼鼓楼,彭城是瓷都,不知是否因此而摆了好多坛罐,有人读出了城门所挂的牌匾是“寅宾出日”意为恭敬地迎接初生的太阳。

呼和浩特旧城-归化城的鼓楼,也是北门,毁于1958年

比新城鼓楼早一年被拆,归化城鼓楼的设计和建造却别出心裁,在鼓楼的城楼上又加了一个高耸起来的钟楼。

济南八卦楼,建于1914年,毁于1997年。

民国初年建成不久的济南第一楼。位于三大马路纬七纬八路间,为回字形二层建筑。八卦楼是商业楼,楼后有排列整齐的小院落,因与日本领事馆邻近,昔日是济南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红灯区。

青岛望火楼,青岛地标性建筑,建于1905年,毁于2009年

塔身拆除重建,系德式建筑,位于青岛市南区观象一路坡顶,高18米,设计望火楼的是德国人库尔特 罗克格,当时是作为消防望塔使用, 24小时安排人员守侯观望。

青岛老火车站,建于1901年,毁于1991年。

现在的火车站,是老火车站后移15米以后按照原样放大1.5倍重建的,仅仅是钟楼部分。

济南老火车站 建于1912年,毁于1992年7月1日。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的一座典型的德式车站建筑。

南昌万寿宫,毁于1960年

因纪念江西人的保护神—道教宗师许旌阳真人而建,时名“旌阳古祠”。万寿宫是江西人心中的圣地,有江西人的地方必有万寿宫,一般江西会馆即是万寿宫所在。

奉化市溪口镇雪窦寺,毁于1968年,现已重建。

南宋时与杭州灵隐,天台国清,宁波天童寺齐名,被敕为五山十刹之一。明时被列为天下禅宗十刹之一。民国一度跻身五大佛教名山之一。

嘉兴三塔,嘉兴古代七塔八寺之一,原茶禅寺前,最早建于唐代。在清光绪二年(1876)重建,毁于1971年。现又重建。

南京通济门,建造于1386年,毁于1963年。

阳和楼 曾是河北古城正定的主要象征,建于金末元初,毁于1960年代。

阳和楼横跨正定城南门外观内南大街上,下为重台,砖台下开两券门如城门,左右各一,行人车马可以通行。

重庆万州桥 建于1870年,毁于1970年

哈尔滨江北尼古拉教堂,建于1924年,毁于1969年。

哈尔滨圣尼古拉大教堂(喇嘛台),建于1900年,毁于1966年。

浙江古淳安城和古遂安城,1959年因兴建新安江水库而沉入千岛湖湖底。

阅读(1) ┆ 评论(0) ┆ 引用(0) ┆

意大利连续2场3比0完胜,成为本届欧洲杯首支出线队,也成为欧洲杯历史上首支前两场都净胜至少3球且零封对手的球队。

在欧洲杯历史上,前两场净胜至少3球的球队只有2008年的荷兰,但该队只有1场零封(3比0胜意大利、4比1胜法国)。

除了本届意大利和2008年的荷兰,欧洲杯前2轮净胜至少6球的还有1986年的法国,但该队有1场只净胜1球(1比0胜丹麦、5比0胜比利时)。

意大利也是2008年之后,首支欧洲杯前2轮至少打进6球的球队。

(马舸)

阅读(3) ┆ 评论(0) ┆ 引用(0) ┆

法国名宿维埃拉认为,意大利虽然取得小组两连胜,但在欧洲杯上不一定能走远。

“我认为他们的头两场比赛都是很容易踢的,我依然怀疑,他们能否走到底。”

“我认为他们缺乏激烈节奏,缺乏力量和速度,向前进攻需要更有威胁,我还要等等看。”

“现在考虑意大利是否能走到最后,还有点早。”

(皮特洛赫里)

阅读(3) ┆ 评论(0) ┆ 引用(0) ┆